位置:主页 > R吃生活 >揭开神秘の睡眠检查中心 跟着猫头鹰医检师过一天

揭开神秘の睡眠检查中心 跟着猫头鹰医检师过一天

揭开神秘の睡眠检查中心 跟着猫头鹰医检师过一天


「铃铃铃,铃铃铃」晚上6点整,闹铃準时响起。奇怪,谁的起床闹铃设在正要开心下班回家晚餐的时间呢?原来是在马偕睡眠检查中心上班的睡眠医检师们,我们的一天才正要开始。

晚上6点


睡眠医检师起床后梳洗,照理说起床之后第一餐是要準备吃早餐,但无奈外面的店家卖的都是「晚餐」。


晚上7点


收拾準备出发前往医院,跟下班的人潮一同挤在路上,心情却相当不同。


晚上8点~10点


打卡上班,睡眠医检师的一天上工了,开始布置各个检查室,检查线材仪器、更换床单被套等,完成检测前的準备,等待病人。


8点后,我们等待当晚预约的病人下课下班,在家梳洗完毕后相继报到。事前我们都会提醒病人穿着舒适的两截式宽鬆服饰以便安装检测仪器,开始前会与病人说明检查用意、核对受检原因,也会有耐心的回答病人各式的问题。


接着,睡眠医检师会安装仪器在患者身上,包括头部及脸上的13 条脑波线、心电图检测、横膈膜肌肉运动检测、双脚肢动线、体位仪、胸带、腹带、手指血氧饱和度监控、麦克风、鼻腔前放两条呼吸流量探头,等下测量时,这些线体所产生的林林总总的数据,会汇集到电脑呈现出基本的18个讯号。配置完毕后请病人做简单校正,确认仪器和电脑连线讯号正常,如有异常马上排除。


此时间医检师还得抽空联络提醒近期的病人检查时间,也不时有电话进来询问检查内容或查询报告,我们这时也要马上接听处理。


晚上11点


关灯睡觉!当所有检查病人都準备就绪,就要躺回各自的检查床上休息开始记录。此时夜已深,受检病人在房间内睡得正香,外头的睡眠医检师却像夜间出没的家庭小精灵,一边守护病人一边忙碌着。


病人受检时,我们会整理上传病人所填的表格以及备注基本资料,同时一双眼睛还仔细认真的盯着萤幕,监视整晚的讯号线没有脱落或异常。


有些重度患者,医师会建议需要配戴阳压呼吸器解决睡眠期呼吸中止的问题,因此这些患者会来睡眠检查中心进行二次检测。此时依据每个人情况不同,睡眠医检师会在病人睡着后,协助调整阳压呼吸器,找到最适的压力值,提供病人后续在家配戴时使用。


此外,检查过程中病人是不能下床走动的,如果有不适或是要去厕所,都必须呼叫睡眠医检师去处理,以确认仪器运作也确保安全。


特别辛苦的是,睡眠多项检查的数据只要病人一清醒就会间断,偏偏许多来到睡眠检查中心的病人睡眠习惯都不是很好,也很容易清醒,尤其夜阑人静时一点点细微的声音都会被放大,因此睡眠医检师为了数据的完整性更是小心翼翼。出入都轻声细语,自己要对抗瞌睡虫也得戴上耳机,尽量让夜晚安静无声,就是为了维护病人好的睡眠品质。


睡眠医检师一边监测病人情况,一边还要处理前一晚的报告,目前睡眠报告都是以人工判读为主。一位病人一次检查的基本纪录时间是六小时,若是遇到提早9点就入睡的病人,那份报告时间更是拉长到八小时。仪器纪录以30秒为一页,720页的报告要判读两次,分别判断脑波图以及记录觉醒;另外还有以3分钟为一页的报告则是用来呈现呼吸事件及下肢抽动。漫长的纪录需要睡眠医检师耗费大量的心神仔细判读,当怀疑有特殊案例时,还会一直来回反覆地看,甚至会比对监视器及声音纪录,为病人把关,不漏掉蛛丝马迹。


早上5点


结束检查。我们会陆续唤醒病人,将检查线拆除,提醒回诊时间后就可以让病人离开。接下来便是要整理检查室,收线、东西归位、换被单、枕头套、床单,提供一个舒适的环境给下一位来检查的病人。


早上7点


一阵忙录之后,随着太阳升起,其他人正起床迎接新的一天,我们终于打卡下班,饿着肚子吃下大份量的「早餐」,回家休息!下大夜的我们,回到家通常都是倒头大睡养足精神,準备迎接下一个昼伏夜出的日子。


睡眠医检师的工作日夜颠倒,其中辛苦常常不为外人之。但只要想到我们辛苦检测的结果能够辅佐医师治疗,让有睡眠困扰的病人终于能睡个好觉,充分的休息,也许就是这份回馈,才让我们有热诚继续坚持着猫头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