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G生活区 >为什幺我们会把工作当成「自己的敌人」?

为什幺我们会把工作当成「自己的敌人」?

总是有人会对你说:「我好像每天都做一样的事情」,接着他会问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吗?」。想想看每当你碰到这样的对话时,你会回应什幺?你是会跟对方说「那就换工作啊」,还是你会说「我也是这样」?我们把生活中能够透过做某些事情,换取回实质收穫的任务,称作工作,工作有可能是需要大量劳力的,也可能是需要大量心力的。

劳力与心力的差异在于,有些工作是重複一直在做的事情,你在这种工作型态下,可能常常会不需要花什幺心智资源,但一整天下来你的手脚可能很疲累。而需要心力的工作,你可能不会动手动脚,但你需要花时间想,在脑海组织,在脑海中安排,只为了解决某个问题,或是持续完成某件一直需要被完成的事情。

但不论什幺类型的工作,你依然可能仇恨你的工作,你依然会问自己,这是我想要的吗?这是我人生该做的事情吗?而我们也往往忽略这些问题在我们内心带给我们的杀伤力。因为持续地问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吗?」,事实上就是预设了自己当下的状态并不是自己期望的,当然活在非自己期望的生活中,你很难拥有安适稳定的心境,更别说依靠着这些生活中的稳定基础,寻找更多生活的可能性了。

多数人会以为自己在内心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工作的样貌与自己想要的并不相称,但大多时候,这个问题背后的动机可能是一个习以为常的自我怀疑。我们习惯性地不信任自己的能力,习惯性地不信任自己的决定,对于自身状态与渴求缺乏觉察。至于为什幺不信任,或许是过往的经验如此,也或许因为工作中大多数事务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所以无法判断自己是否贡献了什幺,也无法判断自己的存在是否具有重要性、不可取代性。因为自己是否重要、有价值,都是我们之所以活着,满足自己内心世界的重要依据。

我们为什幺会把工作当成敌人呢?原因在于我们不觉得工作在我们内心的生活世界中佔有不可或缺的地位,而是觉得工作剥夺了什幺,或许是心力、或许是时间、或许是体力、也或许是人与人相处的和谐。除了实质以外,我们会在内心对工作这件事情,形成某种契约的概念。

心理契约(Psychological Contract)是心理学家施恩(E.H.Schein)提出的,广泛意义为:「个人将有所奉献与组织欲望有所获取之间,以及组织将针对个人期望收穫而提供的一种相互的配合。」

也就是说,当你去工作时,你会对于自己所奉献的形成某种对价关係,你可能认为自己做这些事情,就该获得多少收穫。而反观你工作的单位,也会有聘请你时需要你做的事情,他们也会对于这些需要做的事情有一种基本对价关係的想像。如此一来,个人与组织之间会形成一种不成文的默契,也就是一种内心的承诺。所以心理契约不仅仅牵涉到钱,也牵涉到你觉得应该获得的信任、成长空间、被重视的程度,以及当下工作所想要的环境条件等等。

如果将员工的工作分为封闭的和开放的,将组织提供的报酬分为短期和长期,我们也可以发现4种类型的心理契约:

交易型:有详细的任务,雇主提供短期报酬。过渡型:没有详细的任务,雇主提供短期报酬。平衡型:任务非常详细明确,而且雇主提供长期报酬。关係型:任务不明确,但雇主提供长期报酬。

一般而言,心理契约包含7个方面的期望:良好的工作环境、任务与职业取向的吻合、安全与归属感、报酬、价值认同、培训与发展的机会,与晋升。如果你从旁观者的角度出发,你或许会以为很多事情是工作时很自然就开门见山谈好的,但事实上并不是。你可能进入工作后,花了许多时间了解到组织想要你的状态、程度,而你也可以评量你所付出的劳力或心力,是否获得应有的对价。这边的对价是心理性的,端看你觉得什幺样的心理互动是有价值的,是信任、归属?还是欢乐、成长?。

所以工作的状态很难习以为常的去理解,你需要花时间评量,前去定位与探索,也别忘记这种内心的契约是双向的。把工作当成敌人的人已经忽略工作中的诸多意涵,将工作简化成单纯的价格契约。

衡量工作的方式很难只有实质报酬,有太多心理因素会影响你的工作了,但报酬很具体。所以当你恨你的工作时,便可能会用报酬来当理由,而忽略自己心态所产生的心理契约毁损,因为这种毁损不仅是你单方面的要求,也有可能是组织对你的要求,你无法提供。 

当我们忽略这些工作中其他胜过于钱更重要的事情时(信任、归属、认同与成长),工作在生活中的重要性会萎缩,如果工作只代表钱,却又佔据了「我」生活的这幺多时间,那种被剥夺的感觉,与厌恶的感觉很自然就会产生了。这就是我们如此恨自己工作的诸多理由之一。

当你开始把工作当成敌人时,你或许需要了解到工作为你生活所能带来的延伸性,而非只有剥夺与控制。许多时候我们恨自己工作,只是因为我们无法看见工作带给自己的机会、信任、归属、与成长。当然反过来,如果你觉得你的工作真得无法满足这一切,换轨道也不为过。